蛙声蛋

宣个缀群…我好寂寞啊都没有A3角色粉丝群啥的。因为我吃腐所以群可能偏腐,没有其他想说的了,缀推来玩嘛【跪着哭】

表达一下总选之后的心情x草稿,字丑,人设有崩坏

看我的精神污染!哔哔哔哔!【我在干嘛】

关于totty的恋爱问卷【材木】(2.6强力拉郎x)

q.如果一定要在六子中选一个(除自己外)最不想当恋人的你会选谁?为什么?

a.话说这是谁出的什么鬼问题!先不说那五个恶魔都是人渣,光凭全是男的这一点都已经可以刷下榜了吧!哈?真的?真的要回答这种问题?嗯……我想想啊,果然,最不想和空松哥哥成为恋人了呢。先不说其他的,就这个人的品味……唔啊,真是超级糟糕呢!完全和我不同嘛。而且说话也很迷,我都不敢带他出去见朋友……说实话要是真有这个机会我谁都不会带去的。
阿松哥虽然人渣无能了点但是还是会尽他自己的责任的嘛,轻松哥虽然又土又宅喜欢奇怪 的明星而且对我的存 在抱有怀疑态度但是毕竟算是个正常人嘛。一松哥看上去颓废阴沉但是就是傲娇嘛,喜欢猫这点其实也挺可爱的。十四松哥哥?十四松哥哥怎么能和那群人渣并为一谈?十四松哥哥是不同的!
【小字:话说谁知道你们这个问卷会不会给我哥哥们看啊!为什么选空松?因为他危害性超级小哄两句就可以了啊】
q.如果一定要在六子中选一个(除自己外)当恋人会选谁?为什么?

a.同上↑顺带把那些但是后的内容全去掉谢谢。
啊还有,空松是个好人。空松智商情商在正常水准(除自恋外可以管住)。空松很强(各方面)。居家型的……撇开语言污染。
【小字:温柔,很帅】
——
到了材木日但是完全没脑洞
不知道为什么撸出来的玩意
感觉真牵强,然而自己莫名被甜到了

抱歉只是想占个tag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腐眼看什么东西都基”

据说首页全部都是对新版lof的吐槽
我觉得还好啊
只不过半夜不开灯玩手机全白页面感觉我眼要瞎x
首页的三个图标有一个移到了消息提示里
右上角多了一个看上去很高端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猜你喜欢”功能的玩意
推荐虽然多了一步不过这样可以避免点错我觉得这设计还不错
至少那个加载的圈变成四驱赛道一样的玩意看上去还是很高端的
不过发文图之后会统计阅读量啊啊啊我去
这个阅读量和点赞数的对比简直让人心塞的不能自已……
总的来说还是习惯就好,没删没减我就已经很安定了x

制度外(1)【色松】死亡与名①

·宗教松paro
·无cp设定,每章有一定cp向
·有一点点黑暗崩坏,无血腥
·不一定填坑,入坑许谨慎
·大概一周双x
·超级题废,不会日语名字打法
·ichi性格有点类似于原作和官方两个时期混合起来,有严肃认真的一面也有自暴自弃的一面,说白了就是ooc
·Kara性格会让人有点方(?),对外温柔模式,对内装逼模式,内部病娇模式,会对别人说自己兄弟就是把他看成自家人了……有时会迷恋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说白了就是ooc
·超级多伏笔,而且原本严肃候会候会 莫名欢脱,几乎全部语言描写,没有文风
·自己责任同人

“喂,你,前面的。”
神父转过身,偏了偏脑袋,微笑着说:“请问这位死神先生,请问你跟着我走了一圈大街然后叫住我的目的是什么?”

I是个死神,确切的来说是一个连考五年都没有合格的见习死神。
对于I这样的高材生来说其实这并不太合理,但是其本人总是能给自己套上一个合适的理由。比如第一年考试时按人类年龄算他才刚刚十五岁,见习时间也仅短短五年。就当冥界高层满心欢喜,认为他一定是冥界百年难遇的天才时,天才先生理所当然的在考试前一天睡过头,理由是:不能给其他见习死神太大压力。
全冥界上下难得的统一了想法:这都什么鬼!
这句话当时造成了很多死神哭着跪着跳楼寻死的情况。但是毕竟本来都是死的了也就死不了,所以虽然自杀人数,不,鬼数倍增却也不了了之。
然而,第二年考试I在上层的威压下及时到达现场,结果还是没过。
因为这次收取的灵魂只是简单的一只猫。
然I后去了,
然后I把猫灵魂带回来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I没有按照步骤让灵魂转世,当一群人闯进他家时才发现……I把那只猫灵魂养了起来。
你说I先生你养哪只猫不好一定要养考试专用的?你说你是不是贱?
I淡定地回:“是。”
“……”
之后的死神考试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收动物灵魂的题目了,一群见习死神只能怨声载道。
结果没想到后来两年I也愣是没考过,而两年没过的理由变成了“有一个亡灵一直在阻挠我,我一定要先回收他。”
死神们大多觉得他是疯了——在冥界这么严密的制度下怎么可能还有亡灵没有回收到。而且要是他作为死神五年见习就能成能成功转正那是天才,结果原本说可以五年转正的将近十年了还没转正嘛——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于是第五次考核,因为各种原因,I准备提前一段时间盯着他的“猎物”——名为“松野空松”的小镇神父。绝对,不会再让那个亡灵阻挠他了。

“原来如此,我最近很可能就死了啊,”空松微笑着给I送上杯茶,“啊,抱歉,不知道你们死神能不能喝茶?”
I拿起杯子抿了一口示意自己可以喝,然后就垂下眼等着空松的下文。
“……”
“……”都过去三分钟了吧。
为啥这人可以一言不发啊!
“喂,臭松。”
“嗯?……不对你怎么这么叫人呢。”
“有意见嘛‘猎物’?”
“……我没意见!”
空松看着坐在对面的死神凭空变出一把镰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连忙举双手投降。
“啧,”I烦躁的收回镰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一副温柔没脾气的样子却让他反而越发心神部定,“你,难道没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
“嗯?什么?为什么要问?”
一般人都会问吧!I腹诽。
“就比如为什么是我死?我什么时候会死?什么的。”
I模仿着他过去见过的那些人的腔调,提醒效果没有,倒是让面前的神父笑的不可开交。
“哈哈哈死神大人没想到还有表演天赋嘛!”
“闭嘴臭松!”镰刀又一次出现。
“是我闭嘴!”空松再次举起双手。
“不过啊……我确实也没什么好问的问题呢。”空松依旧保持着举起双手的姿势,突然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毕竟我是苟延残喘到这个时刻的,死前能再见一眼兄弟就已经太好啦!”
不知道为什么,收回镰刀时,I打了个寒碜。
这个神父……
“你这样的人还有兄弟啊?”
“哇这话可太过分啦,我是什么样的人和我有没有兄弟有必然联系吗?”仅一瞬间,冰冷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说的话在死神大人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不,与其说是消失了不如说是藏起来了。I心想。而且不是他性格变化的问题,他悄悄的观察着他的猎物,心里仍旧烦躁,嘴巴却没停:
“啧……臭,”“诶?”“烦人,”“呃?”“自以为是,”“啊?”“性格软弱。”
“啊……我是这么差劲的人嘛。”
还有,太温柔了,温柔的……简直就如同灰暗的没有实质,给人一种无力感。
这个长相普通穿着神父装的男人,身上的感觉是一种……不同于其他神父的高贵的神圣,而是一种迷一般的,神秘的神圣。
思罢,I盯着对面的男人,还是决定凭直觉从那瞬间的感觉出现的点下手:“你的兄弟……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I注意到神父僵硬了一瞬,强烈的情感在他眼里一闪而过,然后又恢复了傻的冒泡的样子:“我也不全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们十岁的时候就全都分开了,最近见到的两个好像都忘记我了。不过我相信只要让my brothers看到我闪耀着光芒的个性,他们一定会记住我这个闪光boy的,no problem,不用担心。”
“太长了臭松。”而且这最后一句话的文风太奇怪了吧,和前文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啊,还有谁要担心你啊,自我陶醉不要拉上我啊喂!
说话的时候I猛然抬起头直视着桌对面的人,突然明白了那种阴魂不散的诡异感的来由:名为“松野空松”的神父一直盯着他,与“励志”的表情不相符的是,他那双眼里流露出来的是狂热的欣喜与几乎病态的眷恋。
tbc?

一分钟看透文豪野犬本质(雾

其实是非常严谨的介绍(假的

男一:口味丰富,男女通吃,后宫庞大,可攻可受……的白莲花

男二:明明有了一堆男人还要找女人的人渣,装成m的s 男三:看上去像天才的傻逼,爱装逼没人疼

男四:以为妹妹才是真爱的弱受,单身中……不过很难追的样子

男五:总攻,就是有点老

男六:看上去像傻逼的天才,好像就是喜欢比较老的



而且其实我早就想吐槽了,他们顶着一堆文豪的名字毫无知觉,这种情况不是这个世界文化低下就是他们都是文盲吧喂!(……虽然知道设定是平行世界来着


咿我好污doge

请相信我是故意拍糊的【然而自己都不信(๑•ั็ω•็ั๑)】

别看背景字了我知道我对不起数学老师


一天之后【取名废】【鹿盲】#1

#鹿盲#

脑洞来源于某集傻鹿打高尔夫【大概】腿被树插了结果用勺子把腿割了啥的。毕竟我没有看过原版【因为不敢】然而又忍不住看图解【←_←这人】而且还是个脑有黑洞的……忍不住就……想多了。【当然如果和原著不符也别找我,就当架空看呗【反正写的渣】】

——————————————

     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小镇,作为镇上的一份子,你将会无数次接近死亡,不过没关系,当第二天的阳光照上这片土地时,死者会复生,并再次,走向铺设的死亡。——反抗无效

     Lumpy已经不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双腿传递给大脑的痛觉了,也许麻木了?说不清,但他还能思考,甚至是比平时更快:现在怎么办?是等着十二点的到呢?还是打个电话?又或者自己走回去?

     不过他又默默否定了自己的观点,他没带手表,被生生砍断的腿仅用一个别针连接着。而且,一整天待在这个地方,他根本不知道今天外面有谁死了——这样的情况打个死人号根本只是找膈应。

      说来也可笑,这样的状况,完全是Lunpy先生自己一手造成的——虽然和快乐树小镇的诅咒也离不开关系。因为不死,并且小镇里的每个人或多或少有一些心理疾病,所以死亡,自虐,疼痛也就在这个小镇里泛滥。受这个环境熏陶的智障先生Lumpy,在大树压到腿之后,不是想着求救,而是直接麻利的用勺子割断了两条腿。

     最终决定等着的Lumpy默默躺回地上,没一会儿若有若无的疼痛又开始刺激着他的泪腺:别流啦,他默默告诫自己:十二点马上就快到了。不过,也许今天我还义务浇花了?

      他努力的往乐观的方向想,手却忍不住摸向袋口。

      ……好吧,我就打一个电话,打的通就好打不通就算。

      然后Lumpy就壮烈的发现,前几天因为他觉得手机游戏玩起来太卡就当机立断地把通讯录全删干净了,只剩下今天未接通话里的一个号码……诶,这号码是谁的来着?好熟啊,但是 我记不清……管他呢!           Lumpy颤抖的回拨了这个号码,手机愉快的响起一段『最炫民族风』,然后接通:“……”

      唔噢噢噢我喜欢这首歌!请继续放!等等不对,“h……help!”他尽量让自己叫的虚弱点,却不知道自己假装的虚弱,使自身真的虚弱都听起来太不虚弱了。

     “……喂?lumpy……吗?”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普通但lumpy十分熟悉的声音。

     “诶,怎么是你?”

     “废话你打的是我的电话号码不是我还能是谁?”      “……”此刻lumpy只想大喊一声:天要亡我!……嘛,虽然死不掉。